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河東映像>

摘花椒

來源:運城日報發布者:王曉鵬時間:2019-11-07

  故鄉出產花椒,由來已久。但在過去,我家里是很少吃花椒的,除非過年節,燉肉炒菜的,才用那么幾顆。不是不愛吃,而是舍不得。那時的花椒樹不像現在成塊成片的,院畔畔、崖根根、地埝埝,隨意出了幾苗,人們就留住了,長大了。也有長了幾十年的老樹,記憶里一直就是那個樣子。

那時收花椒沒有現在的聲勢,南里北里雇了許多人摘花椒。雖然各家只有不多的幾棵樹,但也不敢有絲毫的懈怠。晾干十斤二十斤花椒,在當時已經是奇跡了,一斤花椒少則兩三元,多了也可能四五元,對于背一天日頭只能分紅三毛兩毛,辛辛苦苦養一頭豬,到年底才賣幾十元的農戶來說,這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收入了。生產隊的活兒不能耽擱,每年到了這個時候,所有人家都是起早搭黑地摘花椒。爺爺的方法簡便些,嫌在樹上摘太費勁,便將果枝砍了回來。這樣,母親不下地,我們放學回來,都能幫著摘花椒。父親對爺爺的這種做法很不滿意,嘟嘟囔囔說:把樹砍死就放心了。但是,這樣的事情很少發生,反而我家的花椒樹越砍越旺,花椒的顆粒也大了。那時村里人并不懂得果樹要修剪,爺爺的無意之舉,反而成全了花椒樹。

即便砍了回來,摘花椒也不是好干的活兒,摘上一會兒眼睛發酸,胳膊也抬不起來了。我們沒了耐心,四散跑了,只剩了母親一人,拖著病身子一晌一晌地摘。累倒不累,只是枯燥單調,窩在家里急人。一著急就容易出錯,稍不留神花椒刺就扎到了肉里。母親趕快找來針挑,并用嘴吮吸花椒刺的毒。刺雖然挑出來了,但那種痛和麻好長時間也過不去。

供銷社也收花椒,但是價格壓得很低。男人帶到集市上去,常常能賣個好價錢。碰到有人搞價的時候,男人會說,那可是三顆兩顆摘來的,容易嗎?對方便不再言語了。每年我家的花椒都會比別人家多賣塊兒八毛,這功勞全在于母親將椒粒收拾得干凈,看著打眼。

曬花椒需要好天氣。太陽紅紅的,當天就開了殼,黑溜溜的籽兒自己跳了出來,這樣曬出的花椒顏色紅、香味濃。碰到天氣不好,開不了殼兒,籽兒迸不出來,花椒就黑了,味兒也變了,村里人說“鐵巴”了。鐵巴了的花椒寧愿少賣些錢,母親也不會往好花椒里攪。花椒曬干了,放到簸箕里用菜刀輕輕剁,籽兒、柄兒與果殼就徹底分離了。顛出的果柄和碎粒的花椒,輕輕一炒,配些干花椒葉兒碾碎了,就是我家全年的調料。沒了籽兒、果柄,花椒輕了許多。母親不管這些,總是把花椒顛得很干凈,更不會賣花椒時往里邊摻幾把花椒籽兒。花椒籽兒有油,但很難榨取,母親是這方面的高手,炒花椒籽兒的火候掌握得很好,榨出的花椒油麻香麻香的,拌面拌菜都好吃極了。

如今,花椒已成了家鄉的一個產業了,尤其是這兩年,發展得更快,村里少說也有近十萬棵花椒樹了,有不少農家確實因它而致了富。現在的花椒樹都是從外地引進的優良品種,什么大紅袍啦,獅子頭啦,果粒大,果柄短,一簇一嘟嚕,看著喜人。

爺爺是唱民歌的高手,會唱的少說也有幾十首。在我小的時候,他常常跟村里、鄰村幾個年齡相仿的老人聚在一起唱民歌。如今,爺爺的民歌隨著他的故去徹底失傳了,唯有《摘花椒》我還有一點記憶:

 日頭出來一竿子高,

我和妹妹摘花椒。

花椒樹長得高,

手把著花椒搖三搖,哎兒吆……


花椒刺把奴的手扎了,

喊哥哥快來給我挑。

你不知道妹妹的手皮兒薄,

實實地把人疼死了,哎兒吆……

后來縣文化館下鄉采風,把這首歌謠收去了。有個唱民歌的朋友唱得很好,《摘花椒》是他的保留曲目之一,但在我聽來,總覺得不是爺爺唱的那個味兒。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富二代精品国产app-f2富二代短视频app-富二代特色视频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