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情感講述>

左權在稷山寫給叔父的信 入編《山西革命烈士家書》始末

來源:發布者:時間:2019-11-08

▲《山西革命烈士家書》書影


在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深入開展的關鍵階段,省委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領導小組辦公室、省委宣傳部、省委黨史研究院共同編撰的《山西革命烈士家書》一書日前由山西出版傳媒集團、山西教育出版社出版發行。該書不僅再現了革命烈士手跡和珍貴照片,而且滿懷深情地謳歌了共產黨人的家國情懷。左權將軍在稷山北陽城村寫給叔父的信(包括注釋部分)及山西省作協會員、稷山縣前文聯主席鄭天虎寫的《心中有信仰,腳下有力量》讀后感入編。這是對左權將軍最好的紀念,也是對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的具體奉獻,更是對厚重稷山的彰顯。

左權在稷山寫給叔父的信參加征文的經過

2019年7月4日,《山西晚報》刊發了“省委黨史研究院在我省征集山西革命烈士家書,將編寫《山西革命烈士家書》一事的通知”。通知中要求征集四個內容:1.烈士生平簡介,約300字;2.烈士家書(包括對家書中人物的注釋),以及烈士家書手跡或復制件;3.烈士事跡故事3至5個,約3000字;4.對烈士家書讀后感,由烈士親屬、生前好友、當代大學生村官或領導干部等撰寫,約800字。

仔細閱讀該通知,我首先想到左權將軍在稷山寫給叔父的信應該撰文推薦。他雖是外省籍人士,但抗日犧牲在山西,符合通知中征集的條件;另外一個重要原因,我對左權將軍仰慕已久。新中國成立之初,我們上小學時就唱“左權將軍家住湖南醴陵縣,他是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。左權將軍犧牲,為的是咱老百姓……”此歌至今記憶猶新。我到太原后,通讀了《山西通史大事編年》,對左權將軍的事跡了解得更多了。于是,在2013年,撰寫了《左權一封家書》一文,發表在《山西老年》當年第12期。加之,今年5、6月期間,鄭天虎寫了一篇《一封紅色家書》朗誦詞,在全市朗誦比賽中一舉奪魁,讓我非常感動。我決定動手寫一篇應征的文章。

第一部分,左權將軍簡介,資料充足,一蹴而就。第二部分,左權寫給叔父信的原文,有對寫信的地點和背景以及信中提到的人物作注釋,依據要求寫了,所缺的是信件的原手跡或復印件,詢問過張謙益和王過關先生,稷山無保存,無法提供。

第三部分,左權的3至5個故事,我依據王志平先生的八路軍總部過稷山資料和《山西通史大事編年》,寫了5個故事:一是八路軍沿途秋毫無犯;二是在翟店高小給師生講話;三是稷山抗日工作重要指示;四是在北陽城夜寫家書;五是在遼縣麻田突圍壯烈殉國,共3200余字。

第四部分寫讀后感,通知對撰寫人員資格要求是:一,烈士親屬,左權的夫人劉志蘭早已作古,他的女兒左太北今年6月份過世,這一條不可能;二,生前好友,和左權同時代革命者存世無幾,縱然有,也是素昧平生,這一條也不行;三,當代大學生村官,我久居異地,對縣上這方面情況茫然不知,同樣行不通;最后一條就是領導干部。我想到鄭天虎是剛退居二線的一名領導干部,另外,他不久前寫的《一封紅色家書》還在省、市級報紙上發表,這不就是一篇精彩的讀后感嗎!過了沒幾天,天虎就把修改后的《讀后感》發過來了。之后,張謙益、王過關先生還有我的堂弟鄭二斌提供了許多有關左權的珍貴照片。我根據文字需要,配圖10幅,供編輯選用。經過校對修改后,于今年7月15日發給黨史研究院郵箱。7月21日補充了左權母親的注釋資料。據后來所知,我寫的左權家書的征文是發送最早的一個。

左權在稷山寫給叔父家書的征文入編情況

叔父:

你六月一號的手諭及匡家美君與燕如信均近日收到,因我近幾個月在外東跑東(西)跑,值近日始歸。

從你的信中敬悉一切。短短十余年變化確大。不幸林哥作古,家失柱石,使我悲痛萬分。我以已任不能不在外奔走,家中可所持者全系林哥,而今林哥又與世長辭,實使我不安,使我痛心。

叔父!我雖一時不能回家,我犧牲了我的一切幸福為我的事業奮斗,請你相信這一道路是光明的、偉大的,愿以我成功的事業報你與我母親對我的恩愛,報我林哥對我的培養。

蘆溝橋事件后迄今已兩個月了。日本已動員全國力量來滅亡中國。中國政府為自衛,應戰亦已擺開了陣勢,全面的戰爭已打成了。這一戰爭必然要持久下去,也只有持久才能取得抗日的勝利。紅軍已改名為國民革命軍,并改編為第八路(軍),現又改編為第十八集團軍。我們的先頭部隊早已進到抗日前線,并與日寇接觸。后續部隊正在繼續運送,我今日即在上前線的途中。我們將以游擊運動戰的姿勢,出動于敵人之前后左右各個方面,配合友軍粉碎日敵的進攻。我軍已準備著以最大的艱苦斗爭與日本周旋。因為在抗戰中,中國的財政經濟日益低落,在持久的戰爭中必須能夠吃苦;沒有堅持的持久艱苦斗爭精神,抗日勝利是無保障。擬到達目的地后再告通訊處。

專此敬請

福安

侄 自林

九月十八日晚于山西之稷山縣

兩位嬸母及堂哥二嫂均此問安

注釋:

(1)此家書寫于1937年9月18日晚,寫信地點在山西省稷山縣北陽城村八路軍總部駐地。時任八路軍總指揮部副總參謀長的左權,在赴華北抗日前線的行軍途中,當晚宿營于稷山北陽城村。面對當前東北淪陷,華北告急,日本亡我之心不死,舉全國之力,步步緊逼,中國處于生死存亡關頭,抗敵救國,刻不容緩。同時,又聯想到不久前收到叔父6月1日寫的信,得知胞兄林哥病逝,國難家悲,涌上心頭,于是寫下這封充滿浩然正氣和濃濃親情的家書(詳情見事跡)。

(2)左權叔父,姓名左銘三,職業不詳。

(3)左權母親,姓名不詳,匡家美君即匡金美,左權的同鄉,時任國民黨部隊的團長。“西安事變”,左權隨周恩來與蔣介石談判,邂逅匡金美。匡告知其父和兄已去世,其母帶著多病的身體支撐著一個不完整的家。

(4)林哥,左權的胞兄,姓名左育林,職業不詳。

以上是左權給叔父的家書全文及注釋,我整理好發到征文編輯部,期待著回音。沒想到很快有了消息,9月2日,突然接到省黨史研究院一位叫孟英的電話,她告訴我,她是負責撰寫左權家書板塊的。左權從1937年進入山西一直到1942年犧牲,在山西抗日戰場逾五個年頭,其間寫過許多家書,僅保存下來的就有12封;5年期間,他參加指揮了多場戰斗,有許多感人的故事。左權僅存的12封家書由他的夫人劉志蘭保存,1982年交給女兒左太北,左太北最后交予了革命軍事博物館。左權將軍是抗日戰爭中,八路軍犧牲的最高級將領,他的家書是寶貴的革命財富,是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的生動教材。如果只選其中任何一封家書,反映不了左權將軍的革命精神的全貌,因此,有必要搞一個大板塊,選擇幾封最具代表性的家書。

孟英接著說,左權在稷山寫給叔父的信以及對信中的人物注釋,我們選用了;鄭天虎寫的《心中有信仰,腳下有力量》的讀后感,我們選用了。這是你們稷山對省委黨史研究院編寫《山西革命烈士家書》的支持和奉獻。

綜上所述,我寫的征文,入編的是左權寫給叔父的信,對信的注釋部分以及左權母親的有關資料和鄭天虎寫的《心中有信仰,腳下有力量》讀后感;未入編的是左權簡介,左權在稷山的故事及有關左權的照片。

左權寫給叔父的信和鄭天虎讀后感入編的情況

9月25日,孟英編輯打電話說,《山西革命烈士家書》已給我和鄭天虎通過郵局掛號寄出,注意查收。我原以為截稿之后,出書至少也得兩三個月,沒想到書出版如此之快,據說9月上旬,稷山書店已有銷售。

9月29日我收到此書,紅彤彤的書皮,鮮艷的豎排紅色書名題字,豎框里是潔白的底色,格外醒目。它象征著革命烈士紅色家書和高潔的品格。重讀散發著墨香的家書,感人肺腑,催人淚下。掩卷沉思,聯想到后來他在遼縣麻田為掩護八路軍總部和北分局領導安全突圍,毅然決然要求斷后而壯烈犧牲,令世人肅然起敬。他錚錚鐵骨,為抗日舍身取義,以身殉國的革命英雄氣概躍然紙上。這是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難得的最鮮活、最生動的教材。

據我粗略統計,此書共收錄了24位烈士家書34封,左權在稷山北陽城寫給叔父的家書位列其中;《左權:名將以身殉國家》一文,共選家書3封,在稷山北陽城村寫給叔父的信排在首位,第二封是左權犧牲前三天寫給妻子劉志蘭和女兒左太北的,第三封是1937年末,在洪洞縣寫給母親的。這并非是按寫信時間先后排序的,也并非按血緣遠近輩分大小而定位的,更不是隨機而寫的,這是編者經過權衡考量后作出的選擇。由此可見,左權在稷山寫給叔父信的意義和重要性。

在左權寫給叔父信的結尾處,我寫的注釋(1)的文字是:“此家書是左權于1937年9月18日晚,在山西省稷山縣北陽城村八路軍總部駐地所寫。時任八路軍副總參謀長的左權,在赴華北抗日前線的行軍途中,當晚宿營于稷山北陽城村。左權面對當時嚴峻形勢,東北淪陷,華北告急,國家處于生死存亡關頭,抗敵救國,刻不容緩。同時,又聯想到前不久收到叔父6月1日寫的信,得知胞兄林哥病逝,國難家悲一齊涌上心頭,于是寫下這封充滿浩然正氣和濃濃親情的家書。”左權在稷山的故事雖未編入,但“在山西省稷山縣北陽城村八路軍總部駐地所寫”幾個字歷歷在目。“稷山縣北陽城村”這個歷史厚重的村名堂而皇之地記入《山西革命烈士家書》之中,八路軍總部和左權在稷山北陽城曾經的足跡,將永遠銘記在后來人的記憶中。我以前曾在微群短信中對王過關先生說過:“作為稷山赤子,宣傳稷山,宣傳北陽城村,責無旁貸。”這也算實踐了我的一個諾言。

左權給叔父的信以及后來給母親的信,一直由其母保存,后交中國革命軍事博物館收藏。新中國成立初期,其母才得知左權抗日殉國,并托人給左權寫了一篇祭文:吾兒抗日成仁,死得其所,不愧有志男兒,現已得著民主解放成功,犧牲一身,有何足惜,吾兒有志,地下瞑目。半年后她病逝了。讀著祭文,一位農村婦女有如此的胸襟和見識,不禁油然而生敬意。正因為有這樣深明大義的母親,才有慷慨捐軀、報效國家的兒子。

《心中有信仰,腳下有力量》這篇讀后感,鄭天虎寫得很見功力,受到孟英編輯的認可。全書24位烈士、24篇家書文章,每篇文章后面都只有一篇讀后感,唯獨《左權:名將以身殉國家》后面放置兩篇讀后感:一篇是左權女兒左太北生前寫給天國父親的信,一篇就是鄭天虎寫的此文。

9月9日,孟英編輯又一次給我打電話,讓我轉告鄭天虎,山西電視臺于次日要拍《山西革命烈士家書》中作者們采訪錄,邀請天虎于當天到太原。她詢問了天虎的手機號碼,由她直接邀請。不巧天虎有要事,未能成行,非常遺憾!山西電視臺拍攝的訪談錄,在山西公共頻道周末版晚上七點后,接連播放了兩周。接受采訪者有大學教授、知名學者或史志專家,采訪者是山西電視臺資深記者。可見省委宣傳部、黨史研究院和新聞媒體十分重視此事。

9月27日,《山西日報》文化版又把天虎的《心中有信仰,腳下有力量》予以全文發表。有三位作者的讀后感,天虎此文置于篇首,其文影響力可見一斑。

隨著《山西革命烈士家書》上架發行,“稷山縣北陽城”這個既古老又新鮮的名字,將會在全省乃至省外各地被社會所共認(24位烈士,13位是外省籍),左權寫給叔父的家書和《心中有信仰,腳下有力量》讀后感,將會使廣大讀者受到激勵和鼓舞。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富二代精品国产app-f2富二代短视频app-富二代特色视频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