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鉤沉>

一代書法家柳公權

來源:發布者:時間:2019-11-08

▲柳公權像 (資料圖) 柳公權(778~865),字誠懸,京兆華原(今陜西耀縣)人,為唐朝最后一位大書法家。 柳公權與顏真卿齊名,有“顏筋柳骨”之譽,又與歐陽詢、顏真卿、趙孟頫并稱“楷書四大家”,為后世百代楷模。傳世碑刻有《金剛經刻石》《玄秘塔碑》《馮宿碑》等,行、草書有《伏審帖》《十六日帖》《辱向帖》等,另有墨跡《蒙詔帖》《王獻之送梨帖跋》傳世。 柳公權歷任唐憲宗、穆宗、敬宗、文宗、武宗、宣宗、懿宗七朝,各朝皇帝都愛他的書法和詩才,甚至他的諫議也樂意接受和采納。他官至太子少師,封河東郡公,以太子太保致仕,故世稱“柳少師”。他仕途通達,只是在八十二歲那年,因年老體衰,反應稍遲鈍,在上尊號時不慎講錯,御史彈劾他,結果被罰了一季的俸祿。 柳公權自幼家教甚嚴。其母韓氏經常以黃連、苦參、熊膽磨成粉制成丸,讓他們夜學時含之提神,學業日益精進。柳公權父親柳子溫,曾任丹州刺史。有一次,他教柳公權寫字,休息時間公權與村上娃們玩騎馬打仗的游戲,只見公權雙膝跪地,被伙伴們當馬騎著不放。這一幕被柳子溫看見,他立即將公權呵斥回家,從書房里拿出一把劍和一把刀,往書案上一放,厲聲說道:“先教你怎么寫人字,劍是第一筆,刀是第二筆,寫人就是一劍一刀,寫字更要鋒利有力,像在石頭上刻出來一樣!” 所以,后來柳公權的書法逐漸呈現出錚錚鐵骨,不但氣勢雄強而壯美清健,在挺拔的骨體內部、結體之間傳遞出一種堅貞的力量和精神,而且透出清健出俗的韻味和氣象,一筆一畫更寫就了他的人格境界。米芾贊其:“柳公權如深山道人,修養已成,神氣清健,無一點塵俗。” “書貴瘦硬方通神”。柳公權善于書法創新,積累下數十年的不倦磨煉之功,在研究和繼承鐘繇、王羲之等人楷書風格的基礎上,還閱遍各家書法而熔鑄己意,自創獨樹一幟的“柳體”楷書。其字取勻衡瘦硬,追魏碑斬釘截鐵之勢,點畫爽利挺秀、骨力遒勁,成為“唐書尚法”的突出代表之一。 柳公權人書俱老,當時公卿大臣家為先人立碑,如果得不到柳公權親筆所書的碑文,人們會認為這是不孝的行為。而且柳公權聲譽遠播海外,外夷入貢時,都專門準備錢財來購買柳公權的書法。因此,他的潤筆堪稱豐厚,管家可以隨便使用,柳公權也毫不在乎。有一次丟了一個銀碗,家里的丫環說沒見到,他說那可能羽化成仙長翅膀飛了。可見他視錢財如糞土,也體現出一種人格修為。 柳公權從小接受《柳氏家訓》關于“德行”的教導,因此終身以德行為根株,為人剛毅正直,“博貫經術”,于《詩》《書》《左氏春秋》《國語》《莊周》書尤邃。他最有名的莫過“筆諫”,一度成為“典范”與佳話。唐穆宗同柳公權談論書法,問柳公權:“書法用筆奧妙無窮,我要怎樣才能把字寫好呢?”柳公權說:“用筆的要訣在于心,只有心正了,筆才能正啊!”聽了柳公權的話,穆宗知道他是借筆法在規勸自己,不由得臉紅起來。 還有一次,文宗在便殿召見六位學士,文宗說起漢文帝的節儉,便舉起自己的衣袖說:“這件衣服已經洗過三次了。”學士們紛紛頌揚文宗的節儉品德,只有柳公權閉口不說話。文宗留下他,問他為什么不說話,柳公權回答說:“君主的大節,應該注意起用賢良的人才,黜退那些不正派的佞臣,聽取忠言勸誡,分明賞罰。至于穿洗過的衣服,那只不過是小節,無足輕重。”當時周墀也在場,聽了他的言論,嚇得渾身發抖,但柳公權卻理直氣壯。文宗對他說:“我深知你這個舍人之官不應降為諫議,但因你有諫臣風度,那就任你為諫議大夫吧。”第二天下旨,任他為諫議大夫兼知制誥,仍任學士,掌撰寫詔書。 生命的最后幾年,柳公權的風骨與書藝交互滋養,其鋒芒轉入內部,風神氣韻與自然世界相融,通篇之旨趣已臻化境,這是宗師歷經萬般磨礪、洗盡鉛華后所悟所書。晚年的柳公權,也像一位得道之人攀上極頂,又終于消逝于晚唐的風煙里,將書魂凝刻進書學的一個個峰巒之中。 明代的郝經曾說:“書以人品為本,其書法即心法矣。故柳公權謂心正則筆正,雖一時諷諫,亦書法之本也。”字如其人,古來如此。  (《荊州日報》)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富二代精品国产app-f2富二代短视频app-富二代特色视频网站